像一街道的行尸走肉

08-14 23:49 首页 李尚龙

在上海,我和好朋友宋方金老师在一家西餐厅吃饭,一起吃饭的,还有他的制片人方方。


服务员缓缓走来,问:先生请问你要加胡椒吗?


方方不假思索的点头,说:要。


忽然,方金老师勃然大怒,说:你这次能说不要吗?


我在一旁,有些没反应过来,心想,不就是加个胡椒,干嘛发脾气?


接着,方金老师说:方方我认识你十多年了,这十多年里,每次别人问你吃不吃黑胡椒,你都说吃,就不能有些变化吗?


他说完这话,我忽然明白了点什么。


然后赶紧跟服务员说:我要点黑胡椒。


因为,我从来不吃黑胡椒。


此后的日子,我每次和他们吃饭时,都发现他们的一些变化:一位老板从不吃大蒜,开始尝试吃大蒜;一位不读书的编剧开始重新读书;一位不喝酒的女性朋友,开始喝两杯;一位编剧姐姐开始转行当导演……


最有趣的是,那位从来都吃胡椒的制片人方方,也能够不吃胡椒了,他有时的吃胡椒,有时候也不吃,我们摸不透他,就这样,我看到他从物质中解放了。


一个人从物质中解放是第一步,因为只有不被物质控制,才会有更多选择的空间,只有不墨守陈规,才能更创新,更能看到广阔的世界。


这些年我观察过身边的许多牛人,他们都有一样的特性:他们反着基因生长,永远打破自己的规律、跳出舒适区,去尝试一些不一样的状态与生活。


人在一个环境中,很容易习惯一种状态,并且不做反抗的生活着,然后养成了习惯,不必思考,也不想思考,那些看似的生活,其实只是活着而已。


重复看似无所谓,却未想过,在一个高速变动的世界里,原地重复意味着停止,甚至以为着倒退。


可惜的是,大多数的人,在这个世界上都只是在忙碌,从未想过突破自己的极限,或者跨越另一个维度,过另一种生活。


这些年我一直很喜欢《肖生克的救赎》,我总会想起电影里的那个图书管理员,在监狱几十年后,他从抵制到习惯,从习惯变成了依靠,最后从依靠变成了没有它活不下去的状态。


当他重获自由时,他自杀了。


相反,在监狱里,每天都逆着基因生长的Andy,在别人都在打牌玩耍欺负人的时候,他用间隙时间,打造了属于自己的自由。


重复是生命中最可怕的东西,有科学家统计,许多人的一生有百分之九十都在重复。


甚至许多行动和工作根本就没有思考,用潜意识过了一生。


演讲家李善友先生曾经讲过一个故事:


有一种生物叫掘地蜂,掘地蜂是种看起来很智能的昆虫。它会麻醉蟋蟀,把失去行动能力的蟋蟀拖到洞里,然后产卵,让自己的幼虫吃着这只蟋蟀长大。


我们今天只看其中一个细节。在掘地蜂把蟋蟀带回洞穴时,它先把猎物放在洞穴口,自己先进洞勘察一圈,确保一切安全之后,才把蟋蟀拖到洞穴里去。


科学家曾经非常惊叹于掘地蜂的智能,于是针对这个细节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。


趁掘地蜂进洞勘察时,科学家把猎物拿远一英寸。他们发现,掘地蜂从洞里出来后,会把猎物拖回洞口,放下,然后重新进洞侦查。科学家重复同一个动作40多次,掘地蜂就是不把猎物直接拖进洞里去。


它的生活永远是这样,重复着,没有创新和突破,就算环境变了,自己还是重复着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
它就一遍遍的这么重复着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
可是,我们人类的生活,难道不是这样吗?


我们又有多少人能说自己不是掘地蜂呢?


在大城市里,无数人重复着这样的生活:


每天被闹钟叫醒,

洗了脸就进了地铁,

在地铁里昏昏沉沉的看着手机,

刷着没意义的新闻,

地铁到站,

他被人群挤出,

晃荡在大街上,

有时间买一个煎饼果子,

没时间就直接去上班,

在写字楼的隔断里,

打开电脑,

忙的时候工作,

不忙的时候刷着淘宝,

中午吃个便当,

下午继续同样的工作,

一天劳累后,

再同样坐着地铁回到家,

等待着第二天相同的生活。


我们像被上了发条,无感情无意义的奔波在家和公司这条路上,然后逐渐在麻木中忘记:生活可以做一些改变。


比如在路上,可以看一本书;在公司里,可以尝试着跟不同部门的人沟通;中午能去一趟健身房;晚上能参加一次陌生人的聚会。

其实,每次小小的打破常规,都能给今天多一丝精彩,少一点重复。


生命,就是被这些小小的彩蛋改变的精彩的。


而生命之所以有意义,不是因为那些重复的生活状态,而是那些改变后的状态,令人难忘,比如上学时你不会记得每天校车里的事情,却能记得校车坏掉或者没赶上校车的日子,那些日子,才是青春。


我曾经跟宋方金老师聊过一部电影,叫《机械姬》:当一个机器人,拥有了人的所有技能,还拥有了人的外表,她混迹在人群中,她是不是人呢?


宋老师说:她没有灵魂,所以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。


过了一会,他继续说了一句令我深思的话:其实,街道上的许多人不都是行尸走肉吗?


我忽然想起我很久前写过的一句话:有些人二十七岁就死了,只不过八十七岁才埋葬。

只可惜,大多数人,都是这么生活着,并且全然不知。


我们忙碌着,却不知道为什么;我们迷失着,却并不觉得难过;我们重复着,却没有感到危险。


在这个时代里,似乎人人都是掘地蜂,人人都在重复着,虽然忙碌,却无意义,虽然劳累,却没进步。


心理学把舒适区分为两种:一种是什么也不做,躺着睡觉的舒适,另一种更可怕,看似忙碌,却毫无挑战的重复着的舒适。


到头来,这种劳累,只会自己感动了自己。


许多人说,突破自己多难啊,干嘛要突破自己,每天不用想,这样过不是挺好的吗?


是啊,其实,大多数人都在重复着,之所以这样,成功者往往才是少数。


之所以这样,他们才更宝贵。


他们的生活里,没有确定的东西,因为他们永远在变,永远在成长,这些成长让他们的认知和生命都在迭代,几年后,他们就能站在你面前,让你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。


有一天,宋方金老师给我说了一个故事:尚龙,我现在回家,完全无法跟同村的人沟通了。


我问,为什么。


他说,每年回到家,他们讲的话都一样,一模一样,无非是多赚了点钱少赚了点钱,其余的,都是重复的。


说完他又叹了口气说:有些人每天都一样,每年也都一样,没有变化,那种状态令人恐惧,像是一街道的行尸走肉。


我点点头,明白了他的担忧。


一旁的朋友狠狠的吃了口大蒜,吃完后他被辣的难受,又喝了口水,抬起头说:这是我第一次吃大蒜,还不错,挺好吃的。


我们在一旁笑,那种笑声,才是人类独有的欢乐。


END


点击标题

查看往期精彩文章


下班后的生活,决定了人的一生

你要么出众,要么出局

为什么要远离“穷”人?

愿你拔剑千帆过,归来仍少年

为什么有人十分努力,有人却十分憔悴?

你以为你在合群,其实你在浪费青春

二十多岁,怎么去度过生存期




首页 - 李尚龙 的更多文章: